主页 > 香港九能心水论 > 一本财经类畅销书背后 出版兼并潮之涌
一本财经类畅销书背后 出版兼并潮之涌

  中信出版社的发展重点,由图书品牌创建转而对其他出版社进行兼并。中信出版社社长王斌表示,中国图书市场上升,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有一天一个大学生告诉我,‘我是读着中信出版社的图书长大的’,这就实现了我的愿望。但这个愿望太难了,不是我们做不出让读者满意的图书,而是民营图书出版企业的生存太难。”中信出版社社长王斌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这样的感叹出自王斌之口,让很多同行感到不可思议——作为中信集团旗下的综合性传媒机构,中信出版社正在成长为中国最具活力的出版先锋,《谁说大象不能跳舞》、《水煮三国》等畅销图书都出自中信之手。

  在图书出版领域,财经类图书市场一直不被图书策划人看好,直到2003年,中国财经类图书市场才出现细分市场的格局。当年社科类图书中上榜书目以财经类图书居多,在北京各图书大厦一楼在销的上榜图书中,五分之三来自经管类图书。在当年各大图书销售排行榜上,中信出版社的《水煮三国》多次名列第一,仅发行三个月就突破10万册。

  王斌告诉本报记者,《水煮三国》最成功之处在于它以传统的中国文化为基础,借为大家所熟悉的“三国”故事来演绎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和经管策略的丰富信息。

  当时财经类图书市场上缺乏亮点,而且大家都比较认同国外品牌,在这种情况下,中信要打开本土版的市场也是煞费苦心。

  在看上去很美的排行榜后面,澳门三合彩开奖现场,财经图书的出版社和策划人都在经历一个痛苦的市场震荡期。

  从整个图书出版领域来看,占据图书市场60%~70%的教育类图书被大的出版社垄断,生活类图书由几家已成品牌的出版社占据。

  “我们在细分这个市场的时候真的很可怜,讨论来讨论去,拥有的地方只有财经这一小块领域,即使在这块领域,也有着很强的竞争对手。中国图书市场每年有着400亿码洋或者更多,给予我们的空间能有多少呢?”王斌告诉记者。

  尽管如此,中信出版社在财经类图书出版领域还是创出了自己的品牌,但随之而来的三角债难题却困扰着王斌。“我们拖欠作者的,拖欠印刷厂的,书店销售拖欠我们的,这个恶性循环使我们无法正常投资。www.505000a.com,现在图书出版也要抢时间,但因为资金回流的难题,我们几乎什么都不能做。”

  “这是大部分民营图书出版公司所面临的难题。其实整个图书市场中最重要的就是失去了信用,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活得很窒息。”北京一位民营图书公司总策划人海默对王斌的看法表示了认同。

  按照一般性的规律,书店与出版社的货款结算期规定为3个月。但随着多品种、低层次市场竞争的加剧,书店进货难逐步转化为出版社发货难。海默告诉记者,如今,6个月结算图书货款,已属最好;9个月结算的属于常见现象;一两年结算的,也时有发生。“三角债在出版、发行等环节中辗转反复,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连锁坍塌。”

  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投资资源总监程意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拖欠书款已经成为出版行业的一个痼疾。一方面,目前图书业采取的是发行商和分销商主发,二级分销商或零售商代销的分销经营模式,造成产销脱节,发行成本高,进而造成回款周期长。另一方面,出版商在分销渠道中,为了实现销量最大化,往往多渠道销售,导致盲目分销和无序竞争,使得发行和分销折扣价格体系混乱。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出版业产值的年均增长率长期保持在10%~20%,有时甚至高达30%~50%,这在当代世界出版业中极为罕见。而据统计,中国目前人均购书水平是世界购书最高水平挪威的1/45,亚洲购书水平最高国家新加坡的1/29,仍有巨大上升空间。

  2005年年初,国家新闻出版署要求全国各省、市除保留人民出版社为事业单位以外,其余530多家出版社全部改制为企业。国家在5年之内免收企业所得税给予扶持,在保持原有投资主体控股前提下,允许吸收国内其他社会资本投资。

  为此,王斌改变了中信出版社的发展重点,由图书品牌创建转而对其他出版社进行兼并。“中国图书市场上升,只是时间问题。”

  就在中信出版社转型的同时,国内也相继成立了一些出版集团,“但这些集团主要是发行集团,基本上均是按行政区划而建的,未实现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的联合,而且又是自上而下地在政府‘拉郎配’式的干预下成立的。”程意平说。

  业内人士认为,近年来虽然有一些出版社实行了转制和改革,但整个出版行业还保留着带有鲜明计划经济色彩的事业型体制。“改制会让出版业界的竞争更加激烈,同时也会推动出版社在良性机制下多出好书、出精品畅销书。”